华阴市文明网> 体育运动> 特写|“虎哥”李喆,33岁新人闯荡网球大满贯>

特写|“虎哥”李喆,33岁新人闯荡网球大满贯

张馨予 体育运动 2020年01月14日 16:36 199 来源:华阴市文明网

特写|“虎哥”李喆,33岁新人闯荡网球大满贯

李喆和球迷自拍。
作为改变世界的人物之一,亚伯拉罕·林肯做过很多演讲,说过很多“金句”。其中一句被他的传记作者卡耐基所引用——“I'm a slow walker,but I never walk back。”
去年的某一天,李喆在微博上转发过这句话。他笑着承认这是“鸡汤”,也表示自己不只擅长转发更擅长从中汲取能量,它们帮助他扛住了很多过往艰难的时光。
而今,经过职业网坛真正的锤炼,经过冬歇期的休整和储备,他带着对网球、对自己不一样的理解回来了——2020年1月14日,33岁的“虎哥”将继续以“新人”的身份出战澳网男单资格赛,收获对手萨拉退赛大礼,顺利晋级下一轮。
“我曾经错过了最好的时光,现在通过努力,我又获得了一些机会。虽然32岁才第一次打大满贯,同一片球场上很多人比我小10岁甚至更多,但我依然要感谢过去,它教会了我很多,也让我积累了很多。”
他说自己不怕慢,更不怕晚,因为该来的总归会到来,只要你愿意像别人相信你一样去相信自己。

特写|“虎哥”李喆,33岁新人闯荡网球大满贯

李喆参加上海大师赛。
传说中的虎哥
提到李喆,江湖中流传着很多关于他自律的“传说”:每天夜里10点钟准时睡觉,早上起来会做拉伸甚至瑜伽,一天24小时都在思考网球……
于是,在2019年12月的一个冬日,当他在天津市复康路的天津网球中心结束一个上午的训练之后,他首先要解开的就是这些疑问。
“10点睡觉啊?几乎是吧,有时候早一点有时候晚一点,都是正常的。毕竟现在有家庭,还有很多经济上的事儿、一些训练上的沟通、跟治疗师和教练商量训练计划参赛计划等。有的时候教练的行程安排也需要我来处理,像买机票、订酒店,看上去很琐碎但是都会占用掉一些时间。”
经过了3个小时的体能和有球训练,中间除了喝水的时间他几乎都没有停下来过,这让他用了五分钟时间才回到正常的呼吸频率上,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也不知道我做的是不是瑜伽,就是一些拉伸。十几岁的时候去国青队,有一个教练天天带我们出早操,回来天津之后我也坚持早起,坚持出早操。但是这些年没有这么做了,因为现在要效率,很多事情必须安排得更合理。不像小时候,你有一天的时间,感觉什么都可以做,现在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时间”是李喆的关键词,他一面努力适应着岁月带来的紧迫感,一面学习如何统筹安排让效率最大化。于是,“一天24小时都是网球”的说法不胫而走。
他的中方教练施浩印证了这一点,“别人可能晚上还给自己留点时间,看看剧、打打游戏,但他会拉伸、看视频、写训练日记……等到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好,大概就只剩下一个小时的时间给自己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对于李喆来说在赛期是足够的。“如果不在天津,差不多24小时都想着网球,这么说也没错。如果在天津,就不会了。回到家就没时间想了,好多事儿都要围绕家里,而且精神上也是一种缓冲。要是一年365天都这么想,也得崩溃了吧?”
他笑着补充道,“之前没有治疗师的时候,回到家还要自己拉伸、滚泡沫轴,很费时间和体力,现在在队里就能够做完这些,回家基本上就没事儿了。但还是要劳动,做做家务……孩子没有时间管,都交给了太太和家人,其他能做的要尽可能多做一些,要负起来能负的家庭责任是不是?”

特写|“虎哥”李喆,33岁新人闯荡网球大满贯

李喆在比赛中。资料图
冬训时的火热
在天津接受采访那一天是2019年12月11日,刚好是李喆女儿的4周岁生日,晚上他和家人打算要去吃自助餐庆祝。但女儿前一天发烧了,这让他有一点点担心,好在太太像以往一样给了他最大的帮助和宽慰。
这些来自家庭的理解和力量,让他得以全身心地投入网球。而这种全身心,也在不断地给予他回报——他在女儿生日之前的那个月,创造了193位的个人职业生涯最高排名。那是他首次来到ATP前200名,也帮他锁定了一个2020年澳网男单资格赛的席位。
这将是他第二次参加澳网,一年前他凭借着澳网亚太区外卡赛男单冠军的身份拿到一张男单正赛的外卡,第一次现身大满贯单打正赛的赛场。面对曾经ATP排名高达第16位的德国人科尔施雷伯,他错失10个破发点,以2比6、2比6、4比6告负。
“就是还没有准备好,”他对自己的大满贯首秀不是那么满意。随后的这个赛季,他不断从身体和心理层面调整自己,尤其是去年12月的冬训期间——这既是前一个赛季的结束,也意味着新赛季的开启。
在天津,一个正常的冬训日开始于早上6点30。起床、简单拉伸以及去队里吃过早饭后,他会在8点半至9点之间来到球场和教练施浩、体能教练沈大海、治疗师刘晨光汇合。在一个半小时的体能训练之后,是1个小时的有球训练。
“你这球不够重啊!”刚开始热身,他就已经开始“嫌弃”施教练对自己过于手软了。很快,他就得到了回应——球速越来越快,角度越来越偏,他需要在底线两侧之间来回奔跑。一分钟的底线多球下来,他大声喘气的声音整个球场都听得到。
“我本来说时间可以拉长,但他就是要这样挑战自己的极限,挑战耐力的极限。”训练的间隙,施教练既欣慰又钦佩:“他大概目前是国内底线最好的球员之一了吧?真的是因为他一直就是这么练的。”
一句话的功夫,李喆已经喝完了水,要在体能教练的“5-4-3-2-1”的倒数声中开始新一轮的计时了。球继续向底线和边线的交界处飞去,他的人也跟着“飞”过去。
连续5组之后,他终于停了下来,掀起球衣擦了擦脸上的汗,走去隔壁球场和段莹莹打个招呼,又回到了团队当中。
“我今天步子大了吧?呼吸是不是也比昨天好多了?”刚刚结束两周的休整才开始第二天训练,他就已经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展现出更好的状态了。“你的回位快了,”施教练给出肯定的回答:“Nice!”

上一篇:金昌市举办“羽动金昌·共享健康”羽毛球比赛



下一篇:白澜《精英律师》收官 演绎温婉妻子荣蓉惹人心疼